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原标题: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12月21日,备受关注的“杀人女魔头”劳荣枝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游新闻记者旁听了庭审,至记者发稿时,庭审仍在继续,整个庭审预计两天。

上游新闻记者在庭审现场看到,落网一年后,劳荣枝站上被告席,声音低沉,一直低着头。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劳荣枝不认可合谋的事实,且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一直受法子英威胁,“我是他的性侵工具,也是他的赚钱工具。”

“我也想对受害人和我的家人表示道歉。”劳荣枝当庭说。

微信图片_20201221114010.jpg

▲12月21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劳荣枝受审。图片来源/南昌中院

劳荣枝被控参与杀害5人,曾用铁丝绑架受害人

上午9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一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劳荣枝被带上被告席。“小木匠”妻子朱大红作为刑事附带民事案件当事人也参加了庭审。

在核对劳荣枝身份后,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

南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与法子英采取以劳荣枝坐陪侍小姐物色对象,由法子英对物色对象施行抢劫。1996年,劳荣枝将熊某诱骗至南昌的租住处后,法子英持刀对熊某进行生命威胁并实施抢劫。法子英与劳荣枝先后将熊某及其妻子女儿杀害后,将熊某家财物抢走,返回九江市将财物交给法子英姐姐保管后,逃往浙江省温州市。

1997年到达温州后,劳荣枝和法子英继续采取由劳荣枝坐台陪侍的方式物色抢劫对象。劳荣枝在工作酒吧物色到两名女子后,两人以租房为由对其实施绑架。在取得被抢劫对象存折、手表、现金和手机后,劳荣枝前往银行取钱,法子英将两人杀害。

1998年,两人逃往江苏省常州市,诱骗受害人刘某到租住处后,隐藏在门口的法子英将刘某绑架。法子英刺破刘某胸口后,劳荣枝用铁丝对其进行捆绑控制人身自由,并要求其给妻子打电话配合法子英抢劫要求。在法子英外出取钱时,劳荣枝再次以生命威胁刘某。两人抢劫刘某7万元后,离开现场。

1998年7月22日,劳荣枝勾引安徽男子殷建华赴出租屋,进屋后将其装进狗笼实施绑架。为恐吓人质,法子英又以“做工”为名诱骗31岁的木匠陆中明前来,残忍将其杀害并肢解后藏尸冰柜。

案发后,劳荣枝逃亡。

公【HTH电竞等在内的各种项目】诉机关表示,劳荣枝共参与4起绑架、抢劫、故意杀人案件,参与杀害5人,并抢劫大量钱财,犯罪事实清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12月21日,劳荣枝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劳荣枝对部分犯罪事实不认可,称自己是法子英的性侵和赚钱工具

面对公诉机关指控,劳荣枝表示,对于指控的犯罪事实不认可,其是受到法子英威胁,并没有杀人的故意,且没有合谋的行为。

“但是我做的事情我认可,我也想对受害人和我的家人表示道歉。”劳荣枝说。

劳荣枝当庭表示,在南昌和温州杀人她没有合谋,虽然配合了法子英去取钱,但是没有威胁受害者,知道他们都是无辜的。常州案件是两人共同物色的,自己也参与了绑架,是受害人主动要求劳荣枝去拿了钱,共计5000多元。事后,劳荣枝还曾带刘某的妻子到常州出租屋,并拿着刘某妻子带去的7万元钱逃往合肥。随后,法子英前往合肥与其汇合。

庭审中,劳荣枝多次重复其不存在合谋,只是被法子英威胁,经常被法子英殴打。每天都被要求汇报,遭受了很多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我没有蓄意去谋害,没有杀人的故意。”

劳荣枝说:“当年我才20岁出头,【hth】法子英诱骗我停薪留职的时候我刚刚21岁,当时只知道外面的钱很好赚。我带着毕业证去找工作,法子英不让,让我去坐台。第一次和他去深圳,6000块钱一个月就花完了,他就让我去坐台赚钱。法子英对我的控制和利用,身体和精神都受着折磨,我忘记了我的家人,我对不起我的家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走上这条路,为什么做了这些事情。我想分手,但是法子英不肯和我分手,他威胁我,如果分手就伤害我的家人。期间,我堕胎两次,堕胎当天他还侵犯我。我摆脱不了他的魔掌,我当时害怕,不敢报警,不敢告诉家长。法子英一直控制我,在一起时我身上不超过100块钱,我骨子里不想做这种龌龊的事情,我瞧不起这些通过不正当手段挣钱的行为。”

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12月19日,安徽合肥,法子英和劳荣枝当年租住的房子,发生命案后曾几度易主,如今已看不出当年的样子。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HTH】


【HTH华体会体育App】
【访问HTH华体会网站】

劳荣枝讲述与法子英经历:为他堕了四胎,堕胎后仍遭侵犯
(来源:original)

劳荣枝称,法子英曾用去其家里、单位处说她卖淫做威胁,自己很注重名誉,所以不敢报警,自己也是受害人。“虽然起因不一样,但是确实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结果,我对受害人家属表示道歉。我做过的我都承认,我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20年里我隐姓埋名,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充满了恐惧。我想坦坦荡荡地做人,我想做个好人,我想赎罪,我表示道歉。”劳荣枝说。

在询问过程中,公诉人提到劳荣枝的当庭供述与其向公安机关供述内容多次有出入。对此,劳荣枝称,做的事情她都承认【hth】,但是确实不存在故意的情节,在南昌的时候已经和法子英分手。之后也多次劝阻过法子英,但法子英却始终对其进行威胁,她害怕所以不敢报警。“我是他的性侵工具,也是他的赚钱工具。在新闻里看到法子英被枪毙心里很高兴,为民除害了。”劳荣枝说。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庭审中,虽然劳荣枝多次强调其同情弱者、不屑于不愿意做这种抢劫、杀人的事情,其不具有故意的动机,不知情,甚至鄙视和嘲讽过法子英。但对于抢劫、杀人事实,劳荣枝却能对作案的细节、情形均描述得很详细、清楚,且在明知被通缉的情况下,依然配合了法子英的犯罪行为。

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发自江西南昌

相关阅读:

劳荣枝愿意向小木匠家属赔偿,但其仅有3万多元

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讯12月21日上午,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一案在江西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参加了案件的旁听。

【访问HTH华体会网站】法庭审理中,检察机关指控劳荣枝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四起犯罪事实,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劳荣枝对罪名不认可,表示其未与法子英合谋,不是自己的本意。法庭上,劳荣枝对被害人家属道歉。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了解到,劳荣枝案仅有合肥被害人小木匠家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约135万元。劳荣枝表示愿意赔偿,但其仅有3万多元。

遭肢解被害人”小木匠”妻子:我就想亲眼看看她是什么样的女人

12月21日,杀人女魔头劳荣枝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庭审前夕,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重返法子英、劳荣枝在合肥的案发现场,再次见到了遇害的“小木匠”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时隔一年,朱大红的眼里有了光亮,再次谈起法子英、劳荣枝,语气也平和了许多。“这一年感觉状态比以前好很多,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我就盼着她能得到法律的制裁,我的心事就了了。”【HTH含旗下HTH体育】12月20日一早,朱大红坐上赶往南昌的火车,一路上她不时搓手,眼里透露着复杂的情绪。

在朱大红从安徽合肥赶往南昌的同时,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也正在从江西九江赶往南昌,他希望能在庭审中与25多年没见的妹妹见一面。

“法子英和劳荣枝犯下了这么大的罪行,家里人非常震惊。我觉得她就是法子英的工具,祈祷法律能给她一个公正的判决。”劳声桥说,知道劳荣枝被抓后,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见到妹妹,问问她当年为什么要走。

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12月20日,被害“小木匠”妻子朱大红在合肥准备前往南昌参加庭审。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杀“小木匠”只为练胆,近一个月才确认身份

安徽合肥双岗老街六支巷,“小木匠”陆中明遇害的地方。

朱大红租住的房子距这里只有十几分钟车程。12月19日,上游新闻记者重返现场看到,这座建于50多年前的两层红色砖房里如今仅剩3户居民还在居住。他们搬迁后,房子就要被拆迁。在房子二楼,法子英和劳荣枝此前租住的房子已经几度易主,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但发生在这所房子里的命案,却依然让合肥人记忆犹新。

【手机App应用点击下载】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12月19日,安徽合肥,法子英和劳荣枝当年租住的房子如今已无人居住,即将拆迁。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据上游新闻此前《女魔头劳荣枝落网:小木匠阴差阳错“替死”》《法子英与劳荣枝:一对“杀人狂魔”的逃亡路》等多篇报道显示,1999年6月21日,已犯有多起命案的法子英带着劳荣枝来到合肥。几天后,当地歌舞厅里来了一名颇有姿色的坐台女,名叫沈林秋【HTH华体会体育App】。长相文静的沈林秋引起了当地商人殷建华的注意。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位叫沈林秋的坐台女真实姓名叫劳荣枝,更不知道他早已成为了劳荣枝和法子英的猎物。

同年7月22日,殷建华受劳荣枝邀请前往劳荣枝的出租屋欲与其约会,这次“艳遇”是以生命为代价。

法子英供述称,为了威胁殷建华并证明其有胆量杀人,法子英以修窗户为由将“小木匠”陆中明骗至出租屋内杀害。实际上,他的第一目标是出租屋的房东,因为房东没有第一时间看到他发出的传呼信息,法子英才在出门寻找目标时,将陆中明骗到出租屋里杀害。

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12月19日,安徽合肥,法子英和劳荣枝当年租住的房子,发生命案后曾几度易主,如今已看不出当年的样子。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发现出租屋命案是因为周围居民闻到臭味,还有尸水从房间里流出。邻居报警后,警方叫来房东开门,结果发现殷建华的尸体都腐烂发黑了,随后就从冰柜里找到了‘小木匠’的尸体。”陆中明的代理律师刘静洁回忆,因为“小木匠”被肢解,警方还发布认尸启事,但朱大红一直生活在乡下老家,家里没有电视和报纸,所以对丈夫遇害并不知情。

“‘小【HTH】木匠’20多天没回家,朱大红才听说合肥城里发生了一起‘小木匠’被杀的案子。当时也没有想到是丈夫,大概又过了10多天还是没有陆中明的消息,朱大红到城里丈夫经常干活的地方打听才知道丈夫遇害了。警方让她辨认‘小木匠’使用的工具后又去看尸体,警方由此确定了身份。”刘静洁说。

这一年,朱大红只有29岁,3个孩子里最小的3岁,最大的仅7岁。

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12月20日,受害者“小木匠”妻子朱大红在合肥准备前往南昌参加庭审。上车前她和律师仔细核对车票信息。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遇害者妻子拉扯大3个孩子,20年来只盼凶手落网

陆中明遇害后,朱大红说家里的顶梁柱没了。陆中明的母亲含恨而终,3个孩子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只上到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

朱大红说,法子英和劳荣枝不仅害了陆中明,更改变了3个孩子【hth.com官方网站】一生的命运。

“当时真的天都塌了,家里孩子小,还有老人,那几年我都想过跟着他去算了,日子太苦了,不能想。”12月20日一早,朱大红坐上开往南昌的高铁。距离南昌越来越近,朱大红的思绪又一次想起了20年里她的每一个日夜。

“农忙的时候我就在家种地,不忙的时候来城里打工。后来干脆就到城里做保洁,养活3个孩子。最开始孩子问爸爸的时候我都不敢说,等他们上学了别人告诉他们爸爸被杀了,他们回来问,我才讲的。”朱大红说,这么多年她都不愿意给孩子讲太多细节,就怕孩子心理留下阴影。但是每次她一个人独处时,总是忍不住想,忍不住流泪。

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法子英与劳荣枝,两人相差10岁,制造了震惊全国的3起7条命案。拼版图片

“我每年都要去找公安局、找律师,问劳荣枝落网了吗?20年了,我就是想给我丈夫申冤,想看着劳荣枝受到法律的制裁。”朱大红说。

【HTH华体会体育App】

“我恨这个女人,她怎么能这么狠。”2019年12月2日,朱大红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等了20年,终于等到劳荣枝落网。她第一时间让儿子去给陆中明上坟,告诉他劳荣枝落网的消息,然后将当年的细节讲给了孩子们听。“陆中明是个很和善的人,邻居们都说他好,但是孩子们只能从别人的嘴里了解他爸爸的事情。这次我告诉他们细节,就是想让孩子们知道父亲有多冤。”

今年12月15日,得知劳荣枝案开庭时间后,朱大红的儿子去了父亲坟前告诉他开庭的消息。朱大红也在心里一遍遍祈祷陆中明能“听到”。“我就是想知道他们当时为什么要杀陆中明,我就是想亲眼看看她是个怎么样的女人。”在前往南昌的高铁上,朱大红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手机App应用点击下载】

▲法子英与劳荣枝的边逃亡边作案的路线图。制图/上游新闻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与一年前相比,朱大红脸色好了很多,说话时也有了笑模样,不似去年的沉闷。

“心里石头落地了,这一年过得也有了盼头。我知道劳荣枝早晚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但还是盼着早点开庭。现在,大儿子在学车,小儿子在学厨师,姑娘也孝顺。小儿子这次也想来,但我怕耽误他上班。”朱大红说,她现在还在做保洁工作,这次也是下了夜班直接请假去南昌的,一晚上没睡心里总想着这些事。这几年身体每况愈下,还做过手术,她想换个没有夜班的工作,尽量不给孩子们添麻烦。

“我相信法律会做出判决,申请经济赔偿也是以法院判决为主。我也不知道我见到劳荣枝是什么心情。”朱大红抹着眼泪说。

【HTH】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12月19日,江西九江,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希望能参加庭审见上妹妹一面,希望她能得到公平的判决。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劳家人不相信也无法接受,盼庭审中能见一面

与朱大红一样,从劳荣枝落网的那一刻起,江西九江的劳荣枝二哥劳声桥的心情也是复杂的,还有一些自责。他不愿意相信从小听话懂事的妹妹能害了7条人命,自责没有尽到兄长的责任。

今年8月31日,劳荣枝因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被提起公诉。随后,劳声桥代表全家公开向受害者家属道歉,还将微博头像改成了一个“歉”字。劳声桥在道歉声明中提到,“她在法子英的杀人案件中脱离不了干系,她落网后我就有心理准备。我妹妹可能是法子英钓鱼的钩,是同谋。我们诚恳地向案件的受害者、受害者家人道歉。”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劳声桥一直想见妹妹一面,但没能如愿。

12月19日,上游新闻记者在九江市劳声桥家中看到,茶几上堆放着近一年来劳声桥为会见劳荣枝准备的材料,一位年过半百的汉子,一边整理一边默默叹气。距离他家几百米外,就是劳荣枝出生前生活的地方,如今已是一片平地。

“【HTH含旗下HTH体育】她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大家都挺关心她,但这件事却是耗费精力的,说起来也丢人,所以一直是我出面解决。去年知道这个事情后,家里老人一直接受不了,天天哭,头发一下子就白了。我们家里人都不相信,她能作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在劳声桥看来,妹妹劳荣枝长得漂亮,工作也好,他不理解劳荣枝为什么会放弃小学老师的工作和法子英跑了。

劳荣枝当庭称长期受男友法子英威胁,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10月12日,南昌市法律援助服务中心通知劳声桥已为劳荣枝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师。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有人说她是为了钱,其实她不缺钱,她当时才20多岁,也可以赚钱,何必要和法子英合谋去杀人、抢劫。”劳声桥说。

劳声桥表示,这段时间他一直想,或许劳荣枝就是受到法子英的威胁,或许她并没有参与杀人,或许她有难言之隐。但是一切都只是或许。

“作为兄长,我非常愧疚,没有及时教育好她,让她上了法子英的道,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所以我想见她一面,问问她当时为什么和法子英走,24年里到底做了什么?其实家里人这些年虽然不愿意提起她,但心里都还记挂着她。希望她能受到法律公正的判决。”劳声桥说,目前他还没有得到被允许旁听的通知,但是他会继续申请,也做好了相应准备。

此外,对于劳荣枝是否有意聘请律师的情况,上游新闻记【访问HTH华体会网站】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劳荣枝曾提出不愿意家人再为她花钱聘请律师,且家人给她送到看守所的钱也都被退回。“她不愿意让家里多为她花钱,可能还是觉得对不起家人。”知情人士说。

12月21日,劳荣枝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预计持续两天,杀人女魔头劳荣枝也终将为她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劳荣枝:为法子英堕了四胎

【HTH电竞等在内的各种项目】 延伸阅读


张忠权【hth.com官方网站】 本文来源:上游新闻
责任编辑:张忠权_NB17813


这是水淼·WordPres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发布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20-12-24 19:38:35)